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东居士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行道五百遍,念佛一千声。六时常如此,西方定可生。

 
 
 

日志

 
 

专访觉光长老:一生出家皆因前世缘  

2014-11-20 17:55:37|  分类: 净土同修·开示·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觉光长老:一生出家皆因前世缘 - 妙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这是佛学经典中间的一句话,事实上能终生守护一个信仰的人并不多,能在从一而终的道路上取得重大成就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今天我有幸将一位终生修持佛法,并收获了德高望重美誉的老人介绍给大家。他就是香港宗教界领袖任务觉光长老。

说起他的名字,我想身在香港的佛教信众无人不知,他曾致力于争取佛教在香港地区的合法地位,争取到佛诞生日公共假期,并平衡了香港六大宗教的和平共处等等作为实在令人敬仰。可是亲近他,我所感受到的却是一位望百遐龄的老人最柔和的慈悲和去无存真的质朴情怀。

 

觉光长老德相

一、乘愿再来胎里素

解说:觉光长老,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来自中国大陆,现居于香港观宗寺。

王鲁湘:觉光长老,您好。

觉光长老(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你好。

王鲁湘: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觉光长老:这很有意思。

王鲁湘:觉光长老今年高寿多少了?

觉光长老:哎呀,我不小了,我已经92岁了。

王鲁湘:是1919年生人是吧?

觉光长老:对。

解说:92岁高龄的觉光长老,思维清晰,他很有兴致地同我们谈起了他人生中最具决定意义的往事。聊起了中国东北地区偏僻小山村,土生土长的他是如何成就“与佛结缘”的人生历程。

王鲁湘:听说您小时候母亲就是吃斋念佛的,是吧?

觉光长老:我妈妈,她老人家吃素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吃素。不过这一点呢,我希望借这个机会我说一说,妈妈生我之后呢,我根本就不能吃荤的。

王鲁湘:哦,您是天斋。就是生下来就不能吃荤的?

觉光长老:现在也不能吃。就是一出世之后我都不能吃荤的。吃什么东西不会讲话可以吐出来了。荤的东西有味道,腥的东西一概不行。我最能记得的我小的时候啊,就可以吃豆腐,东北的豆腐特别香,特别好吃,我一听到门口的豆腐,有卖豆腐的来了,我不要问人家,我拿个大碗到门口去他给我一块,那个豆腐已经一碗了,所以我是吃豆腐长大的。

王鲁湘:那也就是说您活到现在92岁了,您根本就没有吃过荤,是吧?

觉光长老:根本没吃过荤。从出世到现在没有吃过荤的。

二、11岁在天童寺受戒经历诸多磨难

王鲁湘: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大陆远道而来,觉光长老见我们很欢喜,他更多地同我们聊起自己青少年时期在大陆参学的几个人生关键转折点,尤其是对童稚年代的重大人生抉择,老人记忆犹新。他记得青一和尚带着自己一路颠簸到了上海。想想看,一个从未出过门的小孩子,离开父母,又经历漫长的晕浪之旅,到了遥远而陌生的环境,却没有打一点退堂鼓,这样的抉择定然不是心血来潮。

青一老和尚也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但是他要回高旻寺,而高旻寺是全国有名的修行道场,是不会接收这样一个还没有受戒的小顽童的。该怎样安置小成海呢?青一老和尚可谓颇费心思。他想到了浙江宁波的天童寺,据说那里不久就要放戒,各地的小和尚都纷纷前来,这是一个机缘。长途辗转,青一和尚将小成海带到了天童寺,拿出化缘得来的高利参交给成海,让成海自己扣开了天童寺的大门。

觉光长老:现在我讲给你听是佛力加倍,照道理是不可以的,

王鲁湘:嗯。

觉光长老:照道理,好多好多的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好多个不可以的,第一个我没剃光头,第二我没穿出家人的衣服,第三个你来龙去脉他要知道你的。

王鲁湘:你又不清楚,说不清楚。

觉光长老:我那个老和尚呢,到了天童,送到天童之后呢,他也走了,要回去高旻寺的,他就把我放在天童就了了,天童寺好大,要住五六百人。像我这么小的,他课堂肯收我,真是我现在觉得不可思议。

王鲁湘:不可思议。

觉光长老:知客师傅很慈悲。讲句粗鲁的话,刀下留情。照道理不要的,你拿走。

王鲁湘:拿走,对。

觉光长老:这里,叫老和尚拿走,那时候我惨了,我不知道去哪里好了。

王鲁湘:是是,那也只能是流浪了,那就是。

觉光长老:那时间我没有家了,爸爸妈妈,我都不想了,都完全不想了。

解说:天童寺知客师傅见小成海知书达理不远千里迢迢从东北来到江南,就打破传统惯例将他收留了,但是距离受戒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还未满11岁的小成海,要和那些年长自己的沙弥一起经受考验。

觉光长老:受戒很不简单的,经过出家受大戒,经过三个月训练,那里边好多好多规矩,很多东西你什么也不懂,那么我在那里慢慢来学,慢慢来看,走到哪里,我都走最收尾一个。人家都大的人,像我的十几岁小孩子站在后边,最后一个。我的衣服好长啊,走路都拖泥带水,因为人矮啊,他们的旧衣服给我,都没剪短,都长,这袖子好长啊。好麻烦的。那么好在因缘所生法,这是我出家的,在童真出家的,要经过这许多许多的。

王鲁湘:一些磨难吧。那三个月以后,正式受戒了,受戒的时候,你也还没到12岁啊?

觉光长老:没有啊。那就打妄语了,问你年满12否,满了。我小怕忘记啊,我自己写了,人家问你,你说已满算了,他就不在追问了。不再问你了,过了关啊,过了一关一关过啊。那总共有十个师傅,十个法师,十个高僧,一个个看你的,好奇怪的。

王鲁湘:像面试一样,像考试面试一样。

觉光长老:都过了,这十几个。

觉光长老德相

三、老和尚来家化缘与其一见如故

解说:觉光长老俗名谷成海,胎里素的他十岁左右,家乡来了一位化缘的出家人,高旻寺的青一和尚,年幼的成海一见到青一和尚就心生欢喜。

觉光:这个就是说在佛教里面叫因缘所生法,但是你一个人不会成功的,两个人就有缘了。我们的乡下呢,真是所谓乡下的乡下,很少见到外边人到我们乡村来。要见到一个出家人都感到很奇怪,说这个人为什么剃光头,穿这么圆领方袍,会来到我们这里来呀,人家都看他。但是呢,我也奇怪,我有什么这个缘分,我见到这个老和尚来呀,好像很熟面孔一样。

王鲁湘:好像前世就认识一样。

觉光长老:那么我他我就很亲热。好像老朋友似的,我见到他我要抱住他了。

王鲁湘:哦。

觉光长老:他来自什么地方呢,他是江苏扬州高旻寺。

王鲁湘:那是大寺呀。

觉光长老:大寺来的,到我们北方去做什么呢?我听说啊,我还记得,他们到我们的,到我们那边化缘,化的米粮钱多少啊,都拿去高旻寺,起一个大的塔。

解说:小成海与青一和尚一见如故,半年之后,青一老和尚要回高旻寺,小成海却怎么也不愿意与老和尚分开,老和尚离开的那一天,成海偷偷的跟随其后。

觉光长老:我就在他后边跟着他去,我也不知怎么讲。

王鲁湘:嗯。

觉光长老:我就看他很有缘,我也不敢拉他的衣服,他也不知道我在后边跟着他,我的父亲不在家呢,我的妈妈她做家庭功夫,做家庭功夫,她不知道我跟着一个老和尚走啊,我走了差不多有半里路了,他老人家回头看这我,哇,怎么你一个小孩子跟着我走,你不要跟我走,你回去啊,我离开这里了,我要到南方走了,他说我回去,我就不舍得他,就一步一步我就跟着他,我看他去什么地方。

解说:青一老和尚劝不回小成海,见他有佛缘,只得托人转告成海母亲,小成海将跟随自己出家。母亲虽不忍心,却似乎早就了然儿子命中注定要入佛门,只得随他而去,从此,懵懂顽童就开始了学佛求法的人生。那是一次没有回头路的远航,成海跟随青一和尚踏上了南下的货船。

觉光长老:我就上了船了之后了,我也不知道买票不买票,不懂的。

王鲁湘:你太小了,才是个十岁小孩。

觉光长老:我就站在船那里,开船了,走了,出去了半天,我欢喜得不得了,在海里边,大海里边有一只大船。

王鲁湘:第一次看到大海,看到大船。

觉光长老:看这这个船,只看到天,水、天连水,水连天,中间就有一个船,有一个我在那里边,那个时间呢,船上都是都是运货的,都是搬东西的人,很少理我的,那么,老和尚他就念着我,那么第二天啊,我就开始就不行了。

王鲁湘:晕,晕船了。

觉光长老:哎呀,这个大船走在海里边,那个大浪啊,一走一低一高一低,我就呕吐了,不能站啊,睡在那里都呕啊,一呕,呕了两三天。差不多肚肠都要呕出来了,受苦了。那个时间想什么人呢?想妈妈。

王鲁湘:想妈妈了。

觉光长老:对,妈妈,哎呀妈妈不知道在哪里,叫妈妈也叫不到,我那个老和尚他身体也不行啊,坐这种货船要相当身体健康才行的,那起码也得有水喝,有东西吃,我在那里船上没有东西吃的,有的东西都是腥的,鱼啊、肉啊。我一闻到都吐啊。

王鲁湘:船上都是下力气活的人都吃这些东西。

觉光长老:可以说我从那里来七天,跑不了的。

王鲁湘:对,没有回头路了。

觉光长老:就是在那迷迷蒙蒙迷迷蒙蒙的,就是所谓佛教里有一句话,不可思议。那我就是糊里糊涂到上海了。

四、天童寺管理严格洗澡最麻烦

解说:如今回忆起同年入佛门的往事,觉光长老记得的却是一些有趣的小故事,透过这些不乏辛酸的细节,更能透射出一位出家人,经受历练而修行出的超脱。

觉光长老:寺庙里好严格的,你走到哪里要请假,我要去哪里,王先生我去街,买一点东西,不可以。你买什么东西开单,有人帮你买,自己不可以的。

王鲁湘:管得很严的。

觉光长老:管得严,好比剃头,寺庙里面专门人剃头的,寺庙里几百人,今天剃某一个地方出家人,一个堂口一百多人剃头。第二天轮轮轮,轮到半个月又轮到我了,都是在那里边。唯一一个最困难的是什么呢,广东人讲冲凉,外省人讲洗澡。它一个大池子,它规定的一个水池子早晨什么时候方丈和尚洗。

方丈和尚洗第一,当家的洗第二,它规定,某某人,某某人第三。轮到我们去冲凉呢,水都是那么多水,那个水差不多,说不好听,好像浆糊一样的。尤其是早晨呢,两点钟起来,三点钟就念经了,老人家都没问题啊,像我们呢,两点钟。

王鲁湘:醒不来呀。

觉光长老:好严格,有人管你的,你睡觉讲话那个藤条要打过来的,好严格,严格的。唯独是有一个困难,晚上,你不要喝那么多水,喝水去洗手间好远路。

王鲁湘:好远的路。

觉光长老:黑茫茫的,宁波那个伽房啊,一个大房子啊,底下是接拉撒的,一个盆一个盆,不是我们现在的抽水马桶。它那个宁波是一到里边是一个盖子打开,它底下大大的,等于一个水塘一样的,那边,那个晚上黑茫茫的。

王鲁湘:那害怕了,小孩不敢去了。

觉光长老:不敢去,你要找一个同学,同学他不想去,他要睡觉。他要骂你,你动他不行的。所以最怕的,那你拉在床上,明天起来就不得了了,起码打三藤条啊。把你棉被打开屁股上打三条啊。好严格的。

五、幼年即现彗根被送往观宗寺参学

王鲁湘:觉光长老回忆,初入佛门时,因为正值长身体,寺庙的斋饭吃不饱,于是年幼的觉光,偷偷拿着信众给的香火钱换了一个大饼吃。没想到,被寺庙师父发现了,师父不留情面,不照顾觉光年龄小偷吃大饼情有可原,结结实实给了他三个皮开肉绽的藤条,这几鞭,觉光长老终身难忘,这种身心的羞辱,也让他过早地洞悉了成就自我的法宝。

觉光长老:身上起三条红印,看不到的,这一出汗啊。

王鲁湘:好疼啊。

觉光长老:好疼啊。

王鲁湘:那个汗渍的,更疼啊。

觉光长老:我一生难忘啊,你要吃那个东西,吃三藤条,好了,我们今天要出家,要成佛,你要不要吃那个大饼啊,你吃大饼要吃藤条不,那个藤条你不吃不成功的。所以就是我常常会想到,就等于古时代,卧薪尝胆,天天拿舌头舔,苦的,苦的,你要记得这个苦。

王鲁湘:您现在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也在佛教界地位这么高了,回想当时候刚刚进佛门那么小的时候,吃的这些苦您现在心里头主要的感觉是什么呢?

觉光长老:王先生你问得很好,中国人讲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因为你一出世享受快乐,今天环境忽然之间经济不灵的时候,那你就苦了,但是佛教里边就常常讲知足常乐,自己开心就可以了。什么东西过了喉咙之后没了,就是在嘴里边好甜,好苦,很好吃,就是一吞下去没有了,就不想这些东西了。是不是吃吃吃饱了就算了。

有的吃就吃,没有吃就算了,最紧要的,自己这个臭皮囊,能可以站得起来,能可以有作用,我们借这个身体自己好好地拜佛,好好地看经,要知道经说的什么东西。佛说,这经是佛所说的,叫我们人知苦、断疾,入灭修道,这个是一定要做的,你不做这个你还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不能可以达到我们自己的目标啊。

解说:能吃苦,又好学,年幼的小觉光过早地显示出了自身的慧根,为了更好地培养他,当时寺庙高僧圆瑛老和尚,将他送到了宁波观宗寺参学。观宗寺是江南著名的僧伽学府,在那里的修学令觉光终身受益。

王鲁湘:那您在观宗寺读了九年书,当时候您的老师是谁啊?

觉光长老:我的老师好多,常常换的,因为最高的就是我师公宝静老法师。

王鲁湘:宝静老法师。

觉光长老:是他创办人,他创办的,观宗寺的所有的出家人呢都是青年人,在那里边要读书,另外办一班是坐禅的,不讲话的。他们不讲话,我们这边就呱呱叫,这是两个不同的意义,不同样的。那么到了,到了冬天叫我们学生送到那里边去。坐的不对,打,你看一遍又打。到那里边就没我觉光了。

王鲁湘:在禅堂里面坐禅七也是很严格的。

觉光长老:直接打,打哪一个,你不能问的,你看看都不行的,就没我了。你走到那里边,真是奇怪了,你就不要想,一点都别动。看都不要看。

王鲁湘:就是修禅定呢。

觉光长老:禅定呢。打的什么人,我是谁啊,我是谁啊。

王鲁湘:都不知道了。

觉光长老:自己问自己,我是谁,问你他答不出来,你有口气在,你的口气没了,我是谁啊,我是死尸啊。就是有口气在有我。

王鲁湘:别的都没有了。就这一口气还在这里,别的都没有了。

觉光长老:没了,所以佛教里边万般带不去,万般。香港的大富佬拿不走的。万般带不去,唯有一样你可以走的,就是那样的功德。

王鲁湘:要转到下世去的。

六、自寻烦恼要自己断别人帮不了

王鲁湘:觉光长老的人生是丰富的,他经历近一个世纪的的风雨变迁,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是一个新旧杂陈,激进与保守等不同势力相互交织与较量的过渡时代。中国佛教也在那个阶段焕发出新的升级,那是一个高僧辈出的年代,以培养僧才为目的的佛学院也入雨后春笋。

正值青春年少的觉光是幸运的,他在人生的成长阶段,得到了佛学的滋养。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那场世纪灾难到来之前,奠定了深厚的佛学功底,以至于未来伸处社会的大动荡,时代的大转型等等激变之中,他都能处变不惊,审时多度势,以正信佛法来指引自己的方向。

解说:觉光法师在观宗寺弘法学院,系统地研读了经、律、论三藏典籍,真修实证的过程让他坚定了大成佛法之路。

觉光长老:自己要用功,要无我,我骂你,你也笑咪咪的,虽然遭好多苦处,你都不怨天,不怨地,我们的出家人就是佛经里讲,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四相都无。你这出家人只可忘能忘所了。你就好好做一个弘法利生的一个高僧。今天大江南北,包括世界,中国佛教是大乘佛教,大乘的就要自利利他。

我今天学会了,我渡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你不能离苦,我都不能成佛,所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泥洹就是正果。正果的果位,就有有一个众生都不能走的话,我都不走,我要陪你,我要你也同我一样的离苦得乐。我们今天做人很简单的都知道,生苦、老苦、病苦、思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这苦啊,这三苦八苦啊,所以有一句话是无量诸苦。这个苦哪里来的,自己找来的。

王鲁湘:都是自寻烦恼。

觉光长老:自寻烦恼,王先生,很有意思,自寻烦恼要自己断,我有烦恼你叫人家帮忙不可能。

王鲁湘:别人断不了你的烦恼。

觉光长老:还要看自己放得放不下,放下你就成功,放不下你站在旁边,你还要继续努力,所以这佛教里边你说句简单的很简单,说句难处也有难处。

王鲁湘:难是,难于上青天,简单的话,当即放下。

觉光长老:这个放下看起来很看淡,写也好写,放下两个字,下就更容易了,三划就下来了,就是放不开,看不开,放不下。今天我们就是样样都不舍得,这个是我的,这个是我的,样样都有个我,所以你就看不开了。有了我了,放不下了。

那我们所以始终啊,我们今天的修行啊,所以你佛教里讲,你要修行,广东人讲的修行,普通话就是修行,那你就修行啊,就看你成功不成功,你能成功啊,三天两天、上午下午就可以成佛了。你不成功啊,三年两年、上午下午都不行的,所以我这些事情,要我们自己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七、佛渡有缘人无缘的渡不到

王鲁湘:1939年宁波观宗寺高僧宝安法师被邀去香港讲法,受到善众拥戴,有居士发心为他在荃湾创建弘法精舍,这是一次到香港弘法的好时机,宝静法师写信回观宗寺,嘱咐要选勤奋好学,有志弘法的僧才来港,信中点名提到了觉光法师,于是19岁的觉光来到了香港,至此他与香港结下了一个大因缘。

后来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学院停办,一些学僧被遣回观宗寺,宝静法师单单留下了觉光一人,且对他厚爱有加,把他作为天台宗后继的接班人选。在宝静法师的谆谆教导,精心培育下,觉光法师学业大进,他没有辜负恩师的期望。

几十年的弘法之路,弹指一挥间,觉光长老取得的成绩也是难以悉数。在香港创建观宗寺,传承天台法办,办学校养老院等慈善机构,实践大乘佛法,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诺言,他一生的时间都用来讲弘法利生的理念付诸行动。

解说:如今在他筹集修建的观宗寺内,就摆放着宝静法师的遗像,若老人家在天有灵,也会对弟子所取得的成绩感到欣慰,用心尽佛事,办教育、做慈善,如今已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觉光长老,仍身兼佛教联谊会会长等要职。

觉光长老:我还有点法缘,香港的居士都很护持我,像搞这些这么大的事情,我现在在香港办了佛教的学校,观宗寺的名字,办了十个学校。

王鲁湘:以观宗寺的名字下面有十学校。

觉光长老:四个中学,四个小学。

王鲁湘:八个了。

觉光长老:两个幼儿院。这是观宗寺,我现在讲不是讲佛教总会。

王鲁湘:佛教总会一共有多少学校?

觉光长老:佛教总会那大了,佛教我做会长,做了45年,今年我应该要退,大会不通过。

王鲁湘:您还得继续服务。

觉光长老:还要继续,我说我耳朵又聋走路也不方便,他说有的事不要你做我们做。重要的事情你做,那么这一年一年的看呢。

解说:一个多小时的访谈过程中,老人家经常谈及的就是一种无我的超脱境界。

觉光长老:佛教里的这个理论太深奥了。我说到这里,就是我们自己要时时勤拂拭,我们人分分钟,秒秒钟,一弹指就有好多好多的生生灭灭在这里面,所以普通讲叫刹那。一刹那,就是一弹指有90刹那,这更厉害了,所以我们就在这今天啊,有这个机缘,我就好好用工念佛,渡人渡有缘的,没有缘的,他不听你话的。还是过不到的,所以佛教的理论大慈大悲,要救苦救难,你慈悲不够大,量也不够大,一天到晚我的,我的,我的。

王鲁湘:小气量的。

觉光长老:这是我的,你怎么怎么的,这是我的,人家问你,你是什么呢,你是哪一个?我们是我了,再问你,你这口气没来了,你去哪里了,答不出来了。但是我们知道,佛教叫做预知时至,三天前,两天前,王先生,王居士,我明天要走了,你去哪里,我去西方了,自己腿子一盘,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王鲁湘:对,很多高僧都是这样的。

觉光长老:我在宁波观宗寺,我们三百多同学,最老的不过都五十几岁了,他那里边旁听,他有一天,他念念佛自己靠在墙上,我们以为他有什么事情呢,走了。

王鲁湘:往生了。

觉光长老:往生了。没有病痛,什么都没啊。你在这里香港,以为心脏病有什么问题的,停止的问题了,我们的出家人就是这样。

王鲁湘:还有出家人站着念佛然后往生的。

觉光长老:有啊,就是我小的时候,我见过的,见过这种情形,所以这个佛教里边不可思议。说不清的,需要你好好的修行,不杀、不盗、不偷、不淫、不妄言、不饮酒,自己我们男众出家有250条,重点你记住,你不要犯就没有关系。你自自然然,自己身无病苦,心不贪念,意不颠倒,如入禅定,要走就走了,我走了。

王鲁湘:坦坦荡荡的就走了。安安静静的就走了。

觉光长老:这时候万缘放下,什么都没有了。

王鲁湘:这就是修行。

觉光长老:这是修行得到最好的利益。那个时间我要来又可以来,要不来就不来了。

转载自:腾讯佛学

 

专访觉光长老:一生出家皆因前世缘 - 妙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