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东居士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行道五百遍,念佛一千声。六时常如此,西方定可生。

 
 
 

日志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2014-08-16 14:43:27|  分类: 《花雨满天》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花雨满天》

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文/妙东居士

沸煮一钵苦茶

青花烟雨

梦里青衣

望长安

水墨云烟

佛光

寂寞铁观音

红尘茶心

安溪问茶

香叶留尘,不言世音又经年

禅者之茶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青花烟雨

千年落花,残雨轻滴,露珠盈满枝头,涉过前世的青涩,依然青衫一袭,聆听雨落风音的清婉,踏着落花前行,牧童于小村中寻觅雨雾中的憧憬,飘雨是美,花落是美,只在一个回眸,风拂过花萼,碾落的妖娆,牵念着久违的故里。

水烟叠影,一叶乱花枝,如若初见的雨滴,沾染了乡愁的朦胧山色,稀疏的雨声是一种透骨的印记,一瞬零落,身披蓑笠,衔着水心山影,散落的花香,在前朝的风音里,经魂而归。

从宋词里来的女子,续一段足音,羞意的眼眉,曾约江南煮茶,一盏之缘,香叶不留尘,褐衣叠影,羞色如见,一缕羞涩的琴纱,倾其一人,凝神转身的背影,遁入写意水墨画。

天青烟雨,繁华事散,寻墨色于江南,千年的渡口,伴着宋词的伏笔,映下了一剪素影,一段小令如故,寸许法云,出戏明净,故人水一方,一幅水墨画卷隐了真身,残缺的词令,沉香千年,词令值遇,断笔合真体,墨香不退,虚极无主臣,半竹残谱,印法无从祭,竖划三寸,不逐有缘,完白凡印,静笃于汉隶唐楷无等等咒。

一盏坐望,淡墨云水化沉香,青衫长袖,傲骨不羁,抬首听风,依见烟色,水墨江南不相忘,芒鞋破钵随缘化,淡妆沉苦无圣解,梦里不知身是客,香篆墨韵弥散,淘尽红尘落幕,远去的身影,画一笔隔世沧桑,流香于清明上河图上。

红尘初妆,望瘦黄花叠影,循着词人的韵脚,婉约而来,一支瘦笔在宋词里穿行,蘸一墨青烟,隐没了断桥,归尘而去时,翠袖不胜寒,纵有弱水三千,只取其一瓢饮。

千年的烟雨,聚散起止,一袭素衣,故人何在,婆娑香叶,半枝红影埋艳骨,千重倦意桃花影,旧地素白,妖娆着前世的痴守,那一叶飘摇的回眸,隐没在红尘深处。

兰亭听雨未曾归,何处禅茶惊不起,梅子雨冷,缘聚三尺,那一世的舞衣,是一缕明净的禅烟,水墨中的女子,隔江浅望,昨日的愁眸吊楚魂,落草之闲,淡水画卷照见屈子影,莲香自叩,斯人独远去。

青山如故,怅看候水的河湾,于天青色里,不问闲愁几许,七弦琴音,弹落了风尘,几片残叶,行岁如许,衣钵空落处,远山无艳俗,合上乱花枝,玉骨添浓淡, 潇湘的倩影,临风传音,前世的荷塘,不以色念,悲喜空闻,宋玉无愁亦自愁。

走过千年的轮回,暝烟依旧临古渡,碧清的江水,同在一岸,水心的荷莲,烟花不堪剪,血色的妖娆,暗香独犹在,目对千山,双手合十间,一滴露珠,紫色的菩提,闻佛所教,寻香祈愿,只为修得三世契约。

斑驳的渡口,繁华忘却,素颜叠影,半城初雨飘落,一道不可挣脱的符咒,在烟雨迷蒙中绽放,淡墨一卷,宋时的烟雨谁能读懂?小桥仍在,依然离歌不记年,青音在淅雨中飘渺,隔世的幽香在水的一方。

梦里青衣,沸煮一陀陈年苦茶,高台多妖丽,房出清颜,一心顶礼,为一人故,转身一瞥,在宋词故里,难问红题一片,寻着词人远逝的背影,笔端一韵,不为闲散。

妙喜临摹,小雅明了,浣纱的清影,脂泪点点, 一道浅浅的青烟,横依于天青云白之中,夺目的红衣,缠绕着汉赋元曲,行诸苦缘,一叶心经,难有所问。

繁会满堂, 胭红暗许,沉落的牵系,落愿倾城, 淡水江南,香息断桥,无挂碍故,浓墨沾染在江南的烟雨桥上,一偈一缘,不为戏笑,雨晴山分,墨香值遇在躬,乐府调还在,玄云既留,认不得故人身影,无垢的印忆,只为风月淡浓。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梦里青衣

水云晕墨章,那一世如约而来的飘逸,落笔于青花瓷上,淡墨藏浓妆,一抹素白玉胚,勾勒出江南小镇初妆,墨色深隐,一抹成色,而你却端坐宋词里。

篆法独白,一念成词,烟雨未起,两处闲愁,莲花葬心,滴墨成烟,衣袂临风,端一盏清浅,兰亭有约,揽文断序,经千年的等待,不问枯山瘦水。

门掩落花,题序何解,窑变的青花瓷,淡墨透体,一曲古筝弹散了广陵散,传世的青花瓷,飘逸着前朝的墨韵,十二弦琴韵再起,一盏再聚,从魏晋风骨而来的女子,端坐如莲。

旧曲如今,五色圣洁,望枝头处,遁身红尘中,山自高兮水自深,不落宫商闲曲调,一曲六朝乐府的弦音,可伴水风缘散,斑驳的画卷,一段淡写遗香时隔千年。

怅望江头,听一袭风吟,一缕水墨的清香,遗忘了谁的誓言?诗章里的繁华枯落,绕过唐诗宋词的妖娆,未续的前缘,摇曳着清瘦的背影,断桥外的朦胧月色,留下了沉重的宿命,回头望去,半盏烛火冷去,昨夜的桂花酒,相忘于江南。

那一弯的残月,留不住远去的风音,烛影摇红,姑苏残月,孤身倦意,残破的外身,心归何处?倚遍二十四桥,那一世的契约,却飘散成漫天花雨。

晚泊孤舟系守,钟期久已没,谁传《广陵散》,伯牙后人师,执一盏青灯,独坐古祠下,初妆渡月花,伊人妖且闲,八分之妙,但静风尘,在千年的墨卷中,散淡点点梨花清愁。

临着瑟瑟的江风,宋词的墨烟,不辞潮落,依水孤舟夜,寂寥寒江深,一弯冷月,如影已叩,白袖轻曳,骨冷还笑,故人隔秋水,遥夜何漫漫,人心难似莲心清,长叹尘情世态薄,断落的发丝,牵系多少故人。

问江枫渔火,霜露满天的月夜,悲风流水多呜咽,夜半钟声已千年,素怀清衣襟,半竹古法为谁候,词文的韵脚晓酌,默枕一世沉香,色空今已寂,莫愁归路暝。

一袭水袖,待到尘缘尽去时,从宋词里来的女子,尘封在泛黄的书简里,如初的勾勒,隐去枫桥烟雨,一阕瘦韵的枯守托付给谁?

素履前往,一砚笔墨痴意白,自知归去,一水蒹葭的守候,今昔照所思,一段词韵,漫拂一袖墨香,千缘泅渡,水滴声远,静春渡影,留一袭衣袂香,饮尽千江之水,不做繁华主,行一叶小舟,穿行在溺水三千的凝眸。

来与不来,去与不去,一幅水墨画的清香,静候彼岸,于水之媚,繁华已远去,暮春的水岸,几许风定,半卷清丽的宋词,沉于浣殇,隔江浅望,山雨香风满。

一叶青竹轻颤,琴声如戛玉珠碎,一蒿独去,一袭素衣没有转身,花水隔烟轻见,不再求五百年,一世的红颜,在墨卷中迤逦而行,无常的悲喜难有所问,君不见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望长安

长安瘦望,沉烟舞衣风,孤城再等,余音千年殊,钟鼓鸣奏,血史斑斑,陶埙呜咽,寻不到远去的鼓声,满墙的风烟,回望血色的素帛,乱烟中的长风披斧钺,旌旗傲首,血溅刀锋口。

青衣行酒,前世的传奇,隐没在黄沙深处,几回魂梦马蹄鸣,拾起凌烟旧色,万里风沙之上,断简残轶,生死空名,道不尽风云纷忧,千年的呼唤,黄土为冢。

长歌当泣,烽烟铁血,多少断碣残碑,成就了荒尘古道的落寞,走过史卷春秋,几回魂梦马蹄鸣,沾霜的风音,隐孤影楼台,厚积的史碑,续殷红苍印,透骨的痴魂,听曲韵浓淡。

残殇流沙,阅汉赋风骨,竖划三寸,览六朝明艳,墨烟千年,长卷厚重,聆听逆风的墨香,魂兮归来,一身素衣聚散无凭。

寂静的风音,谁错失了秦关月,寂寞当年萧鼓, 一卷离词别赋还本色,古老的城墙依然如初,几世风烟,半阙旧词,水墨殷红不堪寒,断碣残碑隐却,一袭长袍飘逸,黄草烟深,寥落冷风,一道暮色,埙声清远,千年兵戈余音落絮,二十四史中,看不尽多少盛世的繁华落寂。

梦落花,词吟白雪,难赋为渡,何堪足音,走过古道长亭,陌上的冷风,遁入大唐,遗落的前世弯刀,失去了锋茫和梦魂,诉说着隔世的热血和悲啸,漫漫黄沙惊过,千年的心影,作礼而退。

素白焚香,一阙宫商无从祭,七尺红绫的牵系,埋于断壁残垣,一卷残烟生死空名,那一世的誓约雨箭纷飞,远去的长音,为谁种下了一世倾城,怅然乱世的悲啸,成就了荒尘古道的落寞,那一世的约定,不再是马蹄声狂乱。

千年已去,一粒朱砂,将故纸风铃唤醒,一曲箜篌,望离人已远,殊影冥望,眸其符已回,一卷旧色守望,为谁落墨韵别,岁月斑驳,故国依旧,长安梨花白如雪,凡印难合初有笔,泠墨摹本风中去,妖丽痴等临帖归,孤独的青衣,执笔无题。

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拂不开的烟沙尘梦,摘一片落花的岁月,一声叹息,跌宕起伏的曲韵忆故人,玉关春色晚,长望阴山云,咸阳古道归来不相识,狐独的帛巾,隐没在厚厚的黄沙里,马蹄声声的足迹,却已是西风吹尽。

青山妩媚,泣黄叶漫卷春秋,物是人非,诉丝弦与谁惊颤,世事远去,风云已改,跨过尘垢厚积的历史,大河岸边,诗人词客枕梦于唐风月色,墨意春秋,洗尽一身风尘,黄尘古道,忘却前身后事,聚散悲欢,多娇只为一人。

落寞的梦,远去的人,朦胧烟色,长祭若浮云,前尘后世,匆忙而又纷杂,滴水独望,岁月斑驳,一蓑烟雨三千恨,陋室书馨凌烟道,一叶落尽,山鬼暗啼风雨,前世的玄思,远去的背影,眸望千年。

满庭芳菲,不问归期,墨落红笺,春潮谁望,一弯冷色卷起千堆雪,跋涉的路途没有尽头,平章立本仅图貌,江山砥定驭宇内,一曲六朝离歌,朱砂如血,昨夜长风,千官肃事,万国朝宗,前朝的身影,留不住远去的脚步,千年的城墙,隐没在岁月深处。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水墨云烟

陌上无归,敛心梅殇,一瓣馨香,尽可数殷红,一道词令不知所住,墨烟倚着梅枝落序,傲骨枯瘦群芳妒,离相残谱独自看,惊艳的留白,错落的寒香,哭泣的孤独,点缀出一世残美。

一个低眉,一个回眸,流荡在元曲舞陌的雪意里,砚一池冷墨,拈半城遗烟,守一缘涩苦,忘却了红尘的归路,摆渡的人,守一段前世的对白。

泠烟一道,清泪长啼血,五代的箫音悲吟,妖红似血的凝眸惊不起,玫红的印章,枯等的韵脚,依风而去,孤城再等,玉壶青酒,折寸结在盏,西风残照,枯骨香息绝,千盏墨香怅秋风,唯应笔砚唱玄冥,一瞬长且,只怕断弦无人听。

登坛沾衣卷单行,拂却婆娑莲花随,望人在天北,残缺的词令,操觚墨守,案前宣纸,且妖且闲,摘一叶梨花的词韵,不畏红颜沧桑。

朱砂如血,凡印难合,玉慧遁藏,法身近苦,一叶梅烟轻起,故人身影为谁留,涉过前世的青涩,血色的风骨抹去沧桑,千年篆刻的词赋,妖丽痴等,摹壁的墨心,缘聚汉隶唐楷独白。

幽咽的琴音,为谁煮半盏青梅,艳丽的绸衣, 拈起墨卷中的古雅,礼罢长袖起舞,红颜空自许,千次的回眸,暗付曾经,古老的陨曲伴着墨烟,飘然着梦影零落。

尘香漫漫,玉箫声咽,残谱落遇乱雪影,阳关三叠梅风满,捻一瓣心香,不问三世,笔锋一抹,又浓又淡,千盏墨香缘聚缘散,记不起一纸媚词,任一世的繁华,在字里行间渐行渐远。

落花无情冢,却把青梅嗅,来年吾葬谁,红颜未相识,古琴泛音镜华瘦,淡墨盏酒半遮面,纵然七尺青丝发如雪,怎奈前生注定非今日,一缕遗香,淡落离乱,故上的冷风,问谁留楚佩,枝意怀魂,轻敛纱衣,羞愿藏心回眸处,独白契于心,千年的梅枝,守尽一卷残烟,不诉古道西风。

疏烟飘缈,谁焚雪陌上,寂寞的苦主,孤影无愁,倚着梅烟,穿尘而来,何处落寒霜,清光流照,一道寂寞身影,何处是见,落笔怜孤影,冷墨沉璧在躬,千年的约期,遁入今生。

孤影无愁,一瞥不挂,一曲琴魂,世外古道残照,落絮轻沾,念断红尘苍茫路,素心如雪,葬尽古道梅烟白,如影冥苦,来岁残花泣露时,倚芳共俱,却话胭脂红粉泪,蕊晗初满,冷风摄渐次不乱。

凌烟旧色,清酒深杯,透骨的冷风,谁能唤醒,清绝中的独舞,等你在孤山听墨入碑,那一袭青衫,掩面泣血君不见,残旧的古卷,伶孤韵别识者笑,一夕霜烟徐来,真草隶篆钩沉,一缕梅香宣魂,临摹词韵成色。

青约相续,孤城无从祭,琴魂听墨,隐出者曾住,谁又吹起凄凉悱恻的箫声,昨夜霜风梦六朝,轻寒暮雪何相随,一隅应许,妖闲隐却,寸结香添,一缕残烟,霜尘满衣襟,零落君不知,吟小雅倾颜,枯山瘦水随心空,梅烟一朝三千劫,今何独坐灯下,如影叩首自问,今生题序为谁候,色念落笔,独白还在,前世的契约执着如水。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佛光

长安,白马寺,一道禅烟叠影,千年的枝叶在风中摇曳,还忆当年初遇,菩提香的袅袅青烟,不留一丝残影,仍然着一袭白衣,这愿许了千年,佛前的影子,本愿怜空,梵香一注,明知不寿,一卷魏书,皆如上首。

一盏千年的禅茶,丢下怅然,幻身尽时,枯瘦成一叶真言,素莲今望,一滴残念,苦炽其群,瘦笔一韵,缘起即灭,座上缘影,净者无从谒,六尘缘影,临摹一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墨香写破,归隐于经卷里,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抬头望佛,不问下落,久久地端详,佛曰无相,而我却有相,枯坐念经,不为尘封,出戏落幕,只为超度,采撷一朵莲花,等候千年的佛缘,晨暮驻足,心归何所,明镜的菩提树下,行一世虔诚膜拜。

一盏清供,庭闻千偈,独白烟露,不问红尘挂碍,一灯净影,轻捧起一把菩提叶,莲心一枚,清影自叩,看那朵久违的莲花,繁华的青音淡了一世,久违的慈悲,泪眼婆娑,一路走来留下的余音,轻燃一柱禅烟,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晨光普照,菩提树下的轮回,只愿涅成佛,禅烟缭绕的圣境,妙戒盈满,三身俱坐,默念红尘不着相,转读三寸经纶,南无妙法莲华经,一世的剪影,无岸无渡,逆风的行者,菩提树的清影再次凝眸,梵音卷起红尘,尘世的尽头,何以成佛?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心若一动,便已千年。

拈花有意风中去, 微笑无语须菩提,簌风繁尘拂青冢,千年贝多摇莲影,一声佛号低吟,风过枝头,一场花事,绝尘的空门禅音,常乐我净,淡淡的花香,淡淡的馨香,于菩提树下的跏趺而坐,随缘而来,随遇而安,随善而行。

听闻红尘羞意,梵音伴着墨烟,而你却在殿堂颔首低眉,衣袂临风,泛着一世的涟漪,一株菩提,一方明镜,一朵莲花,为谁种下了菩提,缭绕的香烟,不问红尘定数,空门无愁,身为苦本,所言佛法者,谓是众生心,佛说,远离颠倒梦想。

远山含黛,泥香厚重,半钵情禅,相续曾来息庵下,苦缘归处,却话烟花易冷,疏梅竹影掩映,浅翠满枝头,氤氲的檀香,禅寂的木鱼,望佛本愿,不惹俗世尘埃,色声香味触法,寻一阕明镜的偈语,于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心底的孽障潸然泪下。

来往的步履,在千年的梵音中,悟不醒这如水的红尘,古庙的余香,凝眸着淅雨的飘渺,六字大明咒的梵唱,成就了大悲的菩提,走在风中,追寻圣人的脚步,一句弥陀无别念。

晨昏空净,佛前的莲花开了又谢,听雨僧庐下,紫色的菩提,如影不乱,结缘渡化,唯见于空,聆听雨落清音,门掩空色,偈言摹壁,大音法故,坐望菩提树下,但尽凡情,别无圣解,六字真言,照见红尘悲喜,也照见五蕴皆空,循着空灵的梵音,独守一方净土。

青色孤荷,远隔尘世,一曲心经梵唱,循着空灵的梵音,满池的莲香,浅浅的散去,愿宿命的苦寒,忘却了红尘的归路,心色默坐何定夺,拈花抬首音已稀,净手,焚香,默坐,还是参不透情禅,六字洪名是何缘,四十八愿是何意,红尘道边,错落的人影,不知何处而来,不知何处而去,远山的尽头淡在风中。

山雨的尽头,尘落莲坐,昨日的行者,何以独坐莲台,黄花烟雨古佛心,弥陀本愿真法身,清吟净土的梵唱,谁识佛祖心,望枝头处,何处禅念定中闻,风动水静演摩诃,人身既难得,于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八万菩萨摩诃萨,轮回的尽头何以成佛,经云:「不著世间如莲花,常善入于空寂行。」

我是世人,还是世人,佛也曾是世人,雨落了,花开了,云散了,金刚菩提迦叶,隐了真身,初夏的莲香,留抹着菩提树的清影,手执佛珠,何须苦心破烦恼,依旧法音何独觉,摆渡的人,迟疑着近前来,又迟疑着远去。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寂寞铁观音

一片云,一滴水,一座山,一溪水,一棵树,一壶茶。
   水风初朦,淡青蕊盈,她席地而坐,独望一岭, 一袭丽裳一身翠绿,惋如观音般出尘绝丽。
   点点淡青,衣带朦胧,枕一弯冷翠,她孤傲婉约,羞意地微闭双目,眼角的幽香妖娆,余情静凝蒙却,迎浮世千重变,无声的劫数里掉下了一滴泪。
  安溪问茶,闻名千年,大根大叶,色瓣千缘,却只是这深山孑岭中,一道寂寞身影。
   雾岚朦静,馨香一叶,叠影出尘,凝翠结盈,衫冷独劫,外身无我,千叶一色,大凡一片,却深藏于安溪丛林中,身后是千年不褪色的清音沁芳。
   一叶乱花枝,青色相叠,淡妆沉苦,风摇曳过,孤影尘外,披一袭冷翠,随烟矜持,净念无边,一襟濡润,叶在枝头,无起落故,冷意独倚,心流过千年, 不曾为谁忧伤,不曾为谁倘开。
   一畔荒初,淡青凝结,独卧岭上, 翠袖依静影,菩提香的袅袅青烟,坐看旧时身,叠影的风音,伴着西溪水坐拥七弦古琴,舞衣萌青涩,自若影随莆,躲开红尘,便躲开一世凡间喧哗吵杂,是何种的痛心?何种的清寥?
  一岭世韵,古枝叶脉,盈娟寂寂,落雨湿衣,照水成妆,犹看幽谷,残雨轻滴,千娇易冷, 对影不舍,叶青皆无色,沉影堪为怜, 磬香满枝头,落雨不曾残,青叶淡妆无从谒,玉蕊一弥, 千道尘月,昧却岭头雨。
  风音四起,影云拖地,青颜独守, 外身残破,诸音于道,一叶覆缘,身化菩提, 一相无因,二叶一蒂,菩提无树,法身近苦,千叶叠错,淡香真体,大凡羞意,初缘半落,但静风尘,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一山一岭,一江一水,一树一叶,曾约安溪煮茶,重崖下的磐石,刻着千年的记忆,何以独坐于岭,琴声中,一滴露珠从茶蕊上滴到琴弦,只有那七弦琴声,透过风音,落在她的身上,咚咚西溪水,琴声如戛玉珠碎,浅浅水边,一片残叶,袅袅余香,她喟然,谁长叹,铮铮琴音,戛然而止,旧上倦湿,折骨未抵,静静地伫立在西溪边,一方旧缘,淡水相知,寂静中只听得伏琴而哭的凄怆,却依然掩盖不了琴中浓浓的凄泣,她,看尽千年风和月,没有知音的落寞悲哀,终是挡不了那凄酸悲,落音又几重,无声亦别念,欲将羞媚赋瑶琴,弦断有谁听?
   
手起,琴响,人愁,琴泣,风过。她说,没有知音,琴,不将为琴,音,不再为音。泪落,弦断,水沸,茶殇,林静。佛说,赏花不应该沾衣,喜物不应该执着。可越过千年岁月,却为何参不透?越不过?
  一滴露珠, 盈满,淡淡叶香,始来静寂,千缘一瓯,淡水入骨,残香依然,浅黛独默,清浊水故,千叶照见,初音明漪,尘色长祭,渐青绽放,如明如见。
  流云拂月,孤身层叠,一瓣如故,是以见放,斜影孤倚,其静独劫,淡微透体,依见烟色,世音千问,大劫通身,泪滴难言,一蓑烟雨又是旧时身。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红尘茶心

远山之上,千般玉色初影落照,一瓣檀香,折一身瘦骨,二叶一心,着意啜浓淡,落瓣余香,长愿独深深,半岭空色,红晕初开,紫青一叶,余音尘外,一方旧缘,空无静清,千层青色初倦了,眸冷浅浅未曾聆,玉蕊之边,风露叠错,千叶千寻,始来为序,几曾独望,一树一叶,又是烟花雨,芽来无边一叶青,石骨金身何处来,馨香一瓣见藏真,身外有身为脱胎,除却空闻岭头雨,古枝叶脉真法身,玄风细细卷青烟,冷冷林空古壁水,如如独倚无趣然,岭头落雨嫩芽长,风花浓煎谷雨茶,叶香味触转头空,檀烟何日住,长祭不当念。

身外大千,嘈杂纷乱的尘世里,听那冷冷的雨声,把盏摇曳,凡多纷扰,满墙雨滴,趺坐一处,一壶世韵,茶是善因,却话夜雨时,尘凡无释然,煮茶悉自心,失音未曾归,至道独住淡墨香,空微半盏白雪填,色到浓时方近苦,烟花雨夜自堪怜,空落处,与谁听,一瓣淡淡馨香, 落雨听心,独坐尘外,清冷微雨,禅余问茶,滴水独望,倦意层叠,苦轮独明,未瘦于道,一盏覆缘,折骨未抵,诸心难解,岭头落雨,聆听清音,云何随缘?泠泠弦音,素心成愿,青烟渐淡,旧年成尘,今夕妩媚,浅望风音,观其色而知苍生万物,品其味而晓人世沉浮,一如一真,青衣红袖,影之随莆,独誓于斯,三身证觉,堪为怙恃。

千红一笑,古壶斑驳,寂莫妖娆,摄心入定,沸水一注,十透出体,通身一片,四方八面,无一毫异,青眸底里,不分内外,好茶烹一盏,烟静淡香沉,空色定中闻,欲达茶道通玄境,除却空字无妙法,缕缕清香,是相圆满,大凡本色,身外无身真种子,百千大劫古佛心,尘烟几色,素音易倦,叶在枝头已十分,一壶清香自得闻。

千江水月,惊香渡影,羞意之外,无量初缘半落,茶味一如,俗物尽洗,色种之缘,忘却知谁,半盏古韵,无量为一,钵中茶水清,空慧照见,把盏独酌,拂尘玄谈,心斋座忘,不即不离,故,经曰:不著世间如莲花,常善入于空寂行。古道黄花,沧海桑田,露珠盈满,坐拥岭上,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半坡云烟藏冷韵,孤身倦意可伴岭头雨。

翩然而来,独坐岭下,淡淡初青来摄,世俗尘埃滑落心,坐看薰风初,古人问:月是何色?水是何味?淡淡馨香, 落烟无色,执叶凝眸,一物一心,两种法数,前念已灭, 后念未生, 青色空落处,千缘无从谒,初因尽浮尘,诸叶与谁听?万叶万相,万相无相,大云独照,大音法故,色空不二,心物如一,把盏坐望, 静凝长随,一瓣增善根,凝韵祈明心,一相一味,种种无量,寻烟岭上,渐得入道,三果一蒂,不相舍离,常寂灭相,终归于空,香风徐起,旧雨浅黛无还期,正梵难却,青末大悲,如实见之,明了无碍,直会其道,晚家外身无我,实无教外别传,未解者令解,未安者令安。

重崖之下,一弯冷翠,半坡香色,嫩芽玉蕊,莲足承韵,席地持壶,叶香无树, 浑然末觉,缘生已空,缘起即灭,何日心花为子开,不见如来金色身,一盏覆缘,水色空香拂面,矜持一弥,香叶淡妆,一畔难数,几曾人去,随烟而来,盈散无声,望枝头处,羞黛相续,几点远山, 拂尘还乱,禅玄无可云,虚空本蕴真,叶瓣枝头倚,落蕊埋香尘,浮世音稀,冷烟相赋,望远山而沉紫,普雨含诸种,浮生还笑几回忙,万丈岩前一点空,馨香一叶不记年。

一袭风吟,半掩书卷,独对一山,拂面香尘青色,结跏趺坐,叶无边故,缘起无自性,色夺有香尘, 了了空微,盈盈倦意,闲对茶经忆古人,紫烟何处若心幽,冷眸傍远山,云何寻烟,云何问禅,云何听雨,云何听茶,拈花一微笑,堪听此香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茶沸,心静,风过,尘落,山空,参不透,道不明,悟不到,越不过,其静知为谁?红尘茶心,见性之凝结,如谷之应声,佛说,赏花不应该沾衣,喜物不应该执着。把盏之间,色种之缘,犹看小岭花。

怅望江头,红尘上,一袭青衣,彼岸的冷风于岭上初遇,曾约江南煮茶,宣纸之上,谁独望空轩,苏子说,从来佳茗似佳人,吟一道今夕,宋时的烟雨不盈一握,岭上听茶,何有依托,那一刹那的红香叠萦着一襟风露意,席地而坐,千里之外的弦音诉于初缘, 驭风而来,随善而行,古老的远山没有约定,谁在沸煮一壶隔世的禅茶,清浊水故,静者听茶,其心已知,不逐有缘,亦无自相,是知万善,内身外器,湛合真体,世韵一卷,浮烟清苦,其妄何起,沉香舞衣风,收摄一微尘,淡淡来,淡淡去,不动不摇,不逶不倚。

孤山一脉,一朵绿叶,影云拖地,一缕香,乱花枝,如是观,一叶初盈,一色生香,一忘相知,青烟拂袖,一道寂寞身影,看尽千年风和月,水烟处,冷香了,来如见,尽无故,托孤身,是何缘,岚烟水问,静影久掩,玉壶在独,今夕难却,淡水入骨,几缕茶烟袅袅,看尘缘于道,阎浮早已八千年,千红一盏,素音缤繁,谷秀之期,微雨相过,千年枝叶在百世云雾里摇曳出尘,依依岭上,落山浅翠,心静茶沸,三者皆空,但静风尘,花叶不曾残,一缕清香,落在醍醐灌顶的梦里,而她不是晨钟暮鼓。

浮世捻花,落月寻衣,千叶问茶,万艳同窑,脱胎绝底,遍历红尘,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妙东居士 - 妙东居士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安溪问茶

一座山,一江水,一壶茶。

山湾厚重,云水足音,瘦幽香添,碧露倾颜,叶袂凝纱,惠风抚过,截断泥香,她席地而坐,一袭丽裳一身翠绿,长于幽谷, 根繁叶茂,结庐林间, 遁衣怀玄青,惋如观音般出尘绝丽。 

晨昏空净,岁序素宣,她,席地结跏趺坐,独挂蛾眉千秋,她,盈柔轻敛纱衣,妙植万叶成妆,她轻坐于蒲团上,一袭云纱半季影随,恬淡婉丽,俯瞰岭上,辨听风音,她,心斋座忘,不悲不喜,一半入尘,一半出尘,一叶魂香,缘聚三尺,她,不择微贱,俗物尽洗,让众生一见倾心。

滴水烟露,一弯冷翠,半坡香色,何者是身,春残花落埋艳骨,三身净念无边,空影堪独对,沉落的牵系惊不起,影云拖地,青烟拂袖,黛眸依碧,看尽千年风和月。

远山的尽头淡在风中,落尘之边,密叶满枝头,冷眸傍远山,出离尘烟,她,栖岭而居,独白烟露,她,卧身半坡斜岭之上,一袭绿装素颜渐盈,逢缘的绽放远离尘烟,她不问红尘影事,拂却身色婆娑,于尘世之外,端坐岭上听风看雨,素叶一瓣,佛身十万?,得一世清寂。

冉冉檀香,浅浅淡青,初妆透体坐对,远处的风音点点拂过尘烟,一谷清音,夺目的枝头微微轻颤,重崖之下,隐千叶以默,落一念尘外,醮露烟波,淡香劫夺,衣带婀娜,千年的枝叶隐现在西江岸边,袭一身翠绿,一叶尘心,在最深红尘里相逢,却只是这深山孑岭中,一道寂寞身影。

青山处处,无非道长,淡烟云水,兰芽玉蕊,真体凝脂,一丛菲翠,缭绕惠风,谁能唤醒,羞意的眼眉不做繁华主,端坐,静立,曲蹲,衣被皆重。

听风,观云,看雨,瑟身叠影。

扬眉,瞬目,浅笑,如菡顾望。

隔山浅望风露意,迭花漫雨着一色,岭上瘦望,一湾素颜,香风徐起,清荫半掩, 残照不可数,骨冷知为谁,菩提暗坐,长袖盈风,芊芊净叶,只影岭上,待风而过,待雨而来。

朦胧清雾, 玉颜始掩,菩提香的袅袅青烟,如影不乱,疏香流照,叶心藏入,怀魂飘缈,郁郁丛丛隐了真身,无尽的法喜,趺坐一处,寂寂雾岚,孤山一脉,素青半隐,对坐千年。

足音之外,泥香行宣,云水若望,风音可听,古枝叶脉皆无色,相入无碍真法身,妙高顶上,千叶盈青,淡影香沉,身化菩提,空无一相,远离颠倒梦想,余怀濡润,离世清音,却住一面。

谷秀之期,微雨相过,初盈枝叶在百世云雾里摇曳出尘,一缕清香, 遍历红尘,一丛叶芽,落在醍醐灌顶的梦里,而她不是晨钟暮鼓。

千叶叠错,座上缘影,执叶无从谒,忘机不挂,安住何处,一色玄青,尽藏拂面,烟雨未起,深透盈满,一隅不相离,枯坐岭上,香息尘外,自净其意。

烟露驻足,清寂照见,绽放如莲,一朵云,一眼藏,大莲华者,在泥不染,无界无尽,梵音点点,作礼且听,便能衣破尘埃。

云水之端,青山作幕,流水为台,沉香舞衣风,万叶万相,万相无相,一树一净叶,一叶一菩提,捻尽红尘悲喜,诸法无常,诸相非相。佛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苦行归处,心净无尘,梵音末落,水月道场,梦中佛事,芸芸众生,行诸苦缘,远去的身影,越过千年岁月,却为何参不透?越不过?佛曰万法惟空。

岭上长望, 沉郁一野,初满缘起,始来可伴岭头雨,还顾望旧烟,寸结傍远山,露珠盈满,坐拥岭上,千般玉色,叶在枝头无艳俗,心若琉璃埋香尘,疏雨而至,摄心浮世,淡看红尘烟月,一念空寂见藏真,古枝叶脉随处盈。

蒙尘落痕,矜持一弥,点点淡青,再话风露意,半坡云烟藏冷韵,几缕檀香,犹看小岭花,于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磬香满衣,非喜非悦,一道禅烟叠影,外身初满,那一瞥的许愿浅笑轻颦。

真体一叶无从谒,色无边故不记年,碧荫映掩,叶魂蕴香,淡绿点妆,山雨无从祭,兰烟香风满,诸叶与谁听,惊艳的道白,渺渺结界,绝世藏心,羞色落愿,繁华忘却,红尘之外,大劫通身,迷者问禅,静者听茶,一叶一缘,无味无相,一盏一心,空慧照见,三身俱坐,尘外任风吹皱衣襟。

茶沸,琴泣,人愁。

一湾西江水,冷香难寻,袅袅茶烟,独白一隅,古琴泛音,把盏坐望,落墨留迹,琴声如戛玉珠碎,千年的心影作礼而退,沉净悲喜,余怀高傲,却依然掩盖不了琴中浓浓的凄泣,青宣沐映,四季的卷轴,兰香为凝结,没有知音,琴,不将为琴,音,不再为音。

手起,琴响,音落,声叹,琴泣,琴碎,音绝。

玄风卷青烟,淡叶粉绝世,琴声回响空谷,突然觉得心痛,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却深埋安溪丛林,深山露寂,倚岭倦湿,长伴观音茶树,寂寞雨意,云潮勾勒的轻痕,他喟然,谁长叹,琴声中泪滴难言,斯人独瘦,清珠未阑,素意始来,盈香的眸光淡在风中,摹壁对白,愿我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

半波烟色,叶瓣枝头倚,古老的弦音敲叩沉寂的青烟,欲将心事赋瑶琴,弦断有谁听,她微闭双目,眼角无声地掉下一滴泪,寂静中只听得伏琴而哭的凄怆,谁轻纱凝神的转身里,泪落,弦断,铮铮琴音,戛然而止,是何种的心痛?何种的清寥?

缭绕惠风,琴音未阑,谁能唤醒,羞意的眼眉不做繁华主,顾曲唱和,别有知音,没有知音的落寞清寥,我不禁悲痛欲绝,为自己不是一个凡间女子而痛哭失声,佛说,赏花不应沾衣,喜物不应执着。

晓风冷月,素意香满,风过摇曳,琴音伴着叶香摇曳了一片淡绿,一滴露珠从茶蕊上滴到琴弦上,只有那七弦琴声透过风音,隐了真身,朦胧衣带,琴音忘了,伴着西江水坐拥七弦古琴,躲开红尘,便躲开一世凡间喧哗吵杂,静静地伫立在江边,只有那七弦琴声,透过呼啸,落在她的身上,不曾为谁倘开,不曾为谁忧伤。

于水之媚,于山之巅,安溪铁观音,闻名千年,几世风雨,霏霭盈空,古岭的余香,着意啜浓淡,千缘禅烟煮,长住不知年。

安溪问茶,青烟半波寻无住,褐衣叠影堪风雨,一滴露珠合真体,万缘归来若浮云,未卷轻尘,初音长祭,穿过千年风雨,走过繁华遗梦,色到浓时方知苦,重寻一问又是烟花雨。

今昔千寻,一道浅浅的淡绿,矜持的眸望,半岭粉黛满枝头,相续曾来息庵下,空留禅烟无妙法,寸结在盏尽如故,未瘦于道岭上人,依旧暝烟临古渡。

云何寻烟,云何问禅,云何听雨,云何煮茶,云何净心,茶沸,心静,风过,尘落,山空,参不透,道不明,悟不透,越不过,其静知为谁?

曾约安溪煮茶,心流过千年,一袭风吟,叶无边故,了了空微,盈盈倦意,岭头落雨与谁听,馨香一叶,闲对茶经忆古人,紫烟何处若心幽,留得空色檀香影,身化菩提听无声。

冷眸傍远山,一茶一偈,一盏一缘,三身俱坐,双手合十间,何处香衣岭头雨,钵空始掩古佛心,叶在枝头如是观,禅茶一盏了无心。                                                 千偈明了,世音忘却,具足其意,相入无碍,默然忘之,沸水一注,凝岁的茶烟皈依于心,不经意的禅香是何缘,心之一相,和一曲明澈的大悲咒,随雨所至,随风而来,随烟而动,随心而归。                

千叶问茶,淡水入骨,万艳一盏,遍历红尘,寂寞的淡香,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陆羽云:“以一叶之轻,牵众生之口,唯茶是也”。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香叶留尘,不言世音又经年

一叶见藏真,檀烟何日住,一盏不当念,煮茶未曾归。
  
春在枝头已十分,芽来无边一叶青,色夺有香尘,独对一山,半岭空色,馨香一叶,好茶烹一盏。
陆羽云:“以一叶之轻,牵众生之口,唯茶是也”。
  
一溪云水,坐对千峰,执叶凝眸,几许尘缘随风过,嫩芽玉蕊,沉郁青影,静凝始掩,聆听风音,叶瓣枝头空落处,露珠盈满,千层青色堪为怜。
  
平临一野,残烟如见,一滴露珠,一木一草,携落瓣之余香,望远山而沉紫,无量初缘半落,古枝叶脉真法身,水色空烟拂面,馨香一叶无边故。
  
清音浅望,云何听茶,把盏独酌,一相一韵,如实见之,何缘初因,一叶乱花枝寻无色,默默大音,多少青烟问禅心,蕊晗何为无,绝代何为有。
  
一弯朦胧清雾,花叶万相,浓浓霏霭,漓漓雨丝,梵香引幽步,羞黛不曾残,香叶煮天涧,青眸世音稀。
  
走过厚实的尘缘,茶香一缕越千年,缥缥缈缈,对影不舍,羞意之外,长劫独明,一道茶心,香叶留尘,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身化菩提,半盏清香,空无一相,千叶叠错,影之随莆,独誓于斯,迎浮世千重变。
苏子曰:从来佳茗似佳人。
信哉斯言。
  
茶魂一心,淡看红尘,千缘一叶,惋如观音般出尘绝丽,宛若古典的女子,朦胧中透露出矜持的冷艳,一如江南细雨桥上,曾经多少望归人。
  
千年的琴音携半阙宋词在风中萦绕不绝, 回眸处,身外是长满青苔的典故,一曲六朝乐府的青音余韵依然无声,淡冷的幽香因谁已远去,古老的渡口摇曳着清瘦的红影。
  
朦胧烟雨的余韵飘然着古老的陨曲,千年一叹,欲笑还羞的忧伤,在江南水墨深处轻展一纸月白素笺。
  
几夕流音,半落旧色,千年的词章丽句斑驳成缕缕心痕,诗经里的墨香不曾释怀。
  
云何随缘?千辞一谒,却难舍青丝几缕,红袖脂香,滴水落心,倚遍二十四桥,佩玉的女子没有转身。
千般青丝,素莲今望,双手合十间,大慈明了,和一曲明澈的大悲咒,心流过千年。
   
一身素衣,漫拂一袖水云,穿过千年的风雨,心底的孽障潸然泪下,琴音伴着叶香摇曳了一片淡绿,窑变的青花瓷刻着千年的印记,墨色深处篆体闲章没有约定,隔世的一盏离愁折瘦骨。
  
听江南风雨声,幽香里的尘缘倦意层叠,撷几片梦的落花陶然入画,四季的卷轴,心物如一,世音忘却,千偈明了,三身俱坐,尘外任风吹皱衣襟。
  
走过六朝繁华遗梦,满墙雨滴无从谒,抖落着残破的外身,遣韵古画未曾聆,隔江浅望,朦胧衣带,余怀高傲,琴音忘了,宋时的烟雨谁能读懂?
  
江南煮茶,沉落着红尘影事,初古的冷风盈散无声,一缘一偈,七弦琴音浅浸心魂,云墙谁望,羞黛如初,寂寞倾城,千年的记忆,纵宝马嘶风,红尘拂面,也只寻芳归去。
  
一物一心,两种法数,有相无相,不即不离,但见一抹淡青,至道独住,叠影的尘烟,横依于天青云白之中,一道寂寞身影,披一身丽裳翠绿,香风徐起,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席地持壶,冉冉檀香,一卷坐对,拂却烟云。
冷风拂面,水云初妆没有知音的落寞,一淅一沥,千叶盈青,淡微透体,色无边故,释然凝香,浅翠满枝头。
  
淡水深处,一树一叶,世音修远,千缘但静,素音照见,一瓣檀香,何须苦心破烦恼,朦胧处羞色朵朵,心之一相,具足其意,默然念之,叶在枝头见藏真,黄花烟雨古佛心。
  
菩提树下顶礼膜拜,那空空的蒲团,久违的慈悲,泪眼婆娑,所有的祈愿无岸无渡,梵音响起,檀香轻烟渺渺,归去皆有定数,无常的悲喜笼一身白光,端详着菩提子,虚空中的光晕是一朵莲花,佛身跌坐千叶宝莲,那光芒的边缘在瞬间静止,那一刹间结下了际遇之缘,无尽的法喜,止息了亿劫轮回的对峙,圣人的微笑摄化十方,无量功德,具足庄严,一切时,一切处,无修、无念、无悟、无思、无迷、无圣、无凡、无法、无施、无受。
  
彼岸焚香,长劫冥苦,一叶覆缘,其因何起,岭上听雨,冷烟难寻,远山黛然,净念独默,繁华散尽,本愿怜空,一瓣色种,尽敛苦涩,乱红余香,外身无我,草枯烟渚,斑澜点点,一叶魂香, 余怀濡润。
菩提一叶,和我一体,任我取用,物我合一,相入无碍。
  
沉影之心,滴水独望,寂静的牵系何有依归,一刹那,倦意问茶,沸水一注,不经意的禅香是何缘。
  
二叶一心,矜持一弥,独坐尘外,世音落袖,红尘中的繁华,归去谁解其中意?
  
一蕴水意,一抹山色,大云盈离,随雨所至,随风而来,随烟而动,随心而归,世音千问,涅
的自性, 无我无因。
  
香叶淡妆,一瓣世音渡月花,晨钟暮鼓,万千衲子化烟霞,落雨叠影,千赋一谒香满路,水故清浊,不言世音又经年。
  
水心云影,澹居红尘,莲子花开,正梵听茶,叶不为因果,一盏清香, 一念空寂,望枝头处,清清浊浊, 一相一味,空慧照见,一叶一缘,妙明真体,经曰:「诸法无我,寂灭为乐。」
  
一重之处,钵中茶水清,未名之相,虚空为玉盏,法音独觉,暗香浮动,身外之相,着意啜浓淡,趺坐一处,捻尽红尘,一尘一叶,一烟一色,焚一炉百年香茗,禅茶一盏,色香味触转头空。
  
色声香味触法,逐之不已,遁身红尘,慈和悲, 缘与愿,在袅袅菩提香的禅烟里,念我今生的修行,谁来渡我?我又渡谁?经曰:「不著世间如莲花,常善入于空寂行。」
  
披一身殷红, 追寻归宿,踏步在清音流水中,对影千叶,点点淡青,盈盈芳艳,一人一物,一色一心,疏雨相过,一瓣如故,一卷淅沥,沉静蒙润,堪听此香何。
  
一野之重,大悲陀罗尼音梵唱宿命轮回,十念一心,金刚菩提迦叶闪烁着圣人的光芒。
  
千红一盏,隐了真身,随喜随心,捻一枝紫叶,无处可住,无量善缘,遍历红尘,无来无去,叶种之缘,余音成愿,净土在心。
  
一法一闻,三者皆空,百千光色,远离颠倒梦想,菩提香光,心事无尘,昨日的行者,踏碎月影荼靡,红尘之外,大劫通身,尘香深处,水问流年,迷者问禅,静者听茶,寂寞的淡香,如流水一般,前前逝去,后后生起,因因果果,没有间断。

虚室独焚香,啜茗翻真偈,此心无住,香叶留尘,不言世音又经年。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禅者之茶

释迦牟尼成道后,在鹿野苑首次说法时,谈的就是“四谛”之理。
而“苦、集、灭、道”四谛以苦为首。静为佛之首,悟为佛之觉,空为佛之本,苦为佛之身,隐为佛之理。

佛家坐禅时的无调(调心、调身、调食、调息、调睡眠),佛学中的“戒、定、慧”三学也是以静为基础。      
茶性也苦。
如何在品茗时心境达到一私不留,一尘不染,一妄不存的空灵境界呢?禅茶空灵,面壁向佛,慧心顿悟,圆通妙觉,大智若愚,大彻大悟。

一茶一禅,一物一心,有相无相,不即不离,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佛家认为“道由心悟”,六祖惠能大师在《坛经》里说:“善知识!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
   
四祖道信大师曾对法融禅师说:“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一切戒门、定门、慧门、神通变化,悉自具足,不离汝心……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无阙少,与佛何殊?……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行,人之步趋也。
如何参破“苦谛”?
人生有多少苦呢?
   
佛家以为,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等等。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心静能悟,宁静至远。
欲守佛道,必参苦禅,欲破苦念,必习苦茶,茶者,真佛也!茶心与佛心,何异又何殊?六境皆闲,梵我一如,能平和,能静心,故,以此心境植茶、释茶,可深得茶境,亦可深得茶理和茶味。
   
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日里踏歌,夜半品茶,明白了做人的真谛,茶清如露,心洁如佛,故于平凡中争取做到“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才是一生所求。
   
高山出好茶,茶,珍木灵芽,天涵之,地栽之,茶禀天地之风露,集山川之灵气,含英润华,吐香蕴玉,甘润悠长,集天地之精华,饮四时之甘苦。
唐人云:

茶,
香叶,
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月印千江水,千江月不同,滚滚茶炉三沸水,壶中淘尽尘世情,茶道无他事,茶之本意,在于清静六根,唯从无底之心,方能深知茶意。
  
菩提树下,青莲沉睡,凝然湛寂,六尘非有五蕴本空,禅影无相,对坐千年。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古语云: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饮茶。
  
唐人曰:“西掖归来后,东林静者期。远峰春雪里,寒竹暮天时。笑说金人偈,闲听宝月诗。更怜茶兴在,好出下方迟。”
  
白云千载空悠悠,红尘有色迷人眼,高山流水说妙法,聆得雨花绝妙谛, 青山横卧云天处,色香味触转头空,十二因缘着处遥,云卷云舒观自在,远山含黛, 碧水鸣云,无念无相,以禅说茶,茶则无味,以茶释禅,禅则无存,禅者之茶,去禅远矣!暗坐菩提树下,夜来八万四千偈,禅茶一味只在定中闻。
  
山岚之色,轻烟时扬落花风,忘烟水梦, 花雨满天一叶尘,淡淡的茶香相忘于落花烟雨,宣纸之上心音若水,执笔落墨断章为题, 拈花瞻望衣染水云,
境一注则在心印。
  
万里山川, 百重寒暑,大千纷纭,色空无二,半池古韵,荷本无心,一朵白荷, 一滴露珠, 三千尘色,非色非相,古佛悠然,心无所住,无来亦无去。
  
甘露润莲,韵高致远,何处香兰浓,世谛随缘,斗山之仰,无任怀依,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茶心依旧在。
  
万里一色,山海高深,溪流石上云,山吐天边月,好茶烹一盏,岩骨花香,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茶本菩提树,一念一空寂,一蕴茶香,浮尘背后,空不异色,色不异空,莲香入梦来,了知僧家义。
  
古鼎焚香,莲台不染尘,菩提本无树,世事如落花,茶道无边一叶青,心境自空明,一切无念,一切无相。
  
死生之趣,善恶之道,水月镜花,尘清念远,月明空五蕴,煮茶悉自心,一壶清香自得闻。

悠悠岁月,浩浩长风,山水畔,穹隆下,茫茫坤轴,云水无边,千古以往,其路茫茫,众生芸芸,善恶赫赫,心怀天下,胸系苍生,方是大爱。


《花雨满天》第一卷   香叶留尘(一) - 东东 - 东东的博客/十方菩提缘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